国产啪啪啪打电话做爱偷情

    1. <form id=HMCjuJGTO><nobr id=HMCjuJGTO></nobr></form>
      <address id=HMCjuJGTO><nobr id=HMCjuJGTO><nobr id=HMCjuJGTO></nobr></nobr></address>

      設爲首頁
      单击图片更换验证码  注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會動態

      2020北京醫學创新与转化大会 | 北京醫學会醫學工程學分會主任委員蔡葵:“身家”上億的醫療工程師,被忽視了
      2021-01-06 ?? 来源:北京醫學会 浏览量:5448

      2020北京醫學创新与转化大会 | 北京醫學会

      醫學工程學分會主任委員蔡葵:“身家”上億的醫療工程師,被忽視了

       

      /張斯文

       

      每個醫院裏都有一群“身家”上億的人,他們管理著醫院所有的醫療器械,但卻因職能定位不夠清晰,發展路徑不夠完善,薪酬待遇不盡人意等原因,這些人才每年都在流失。

      他们就是医院里的临床工程师。北京醫學会医学工程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医院原器材处处长蔡葵在日前召开的2020北京醫學创新与转化大会上接受健康界采访时指出,我国迫切需要一支职业化的临床工程师队伍,运用信息化手段,实现医疗器械技术使用的安全、有效、经济、适宜。与此同时,这支队伍也需要国家政策的扶植,让他们有一条顺畅的职业发展道路。

       

      缺位的高級職稱

       

      在我國的醫療體系中,醫療崗位的最高職稱是主任醫師,護理崗位的最高職稱是主任護師,以技術人員爲主的技師崗位最高職稱是主任技師,都是正高級職稱。唯有醫院裏的工程師,最高職稱是高級工程師,相當于副主任醫師級別屬副高級職稱。

       

      北京醫學会医学工程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医院原器材处处长  蔡葵

      “醫院裏的工程師處境一直很尴尬,他們同樣接受過頂尖級的高等教育,有些也是博士畢業,但從職稱角度來講卻沒有正高級別的技術職稱,在薪酬上也與臨床醫、護、技等有一定差距。”蔡葵對健康界坦言。

      晉升的天花板、薪酬的不滿意,久而久之,人才的流失不可避免。

      蔡葵惋惜地說,“很多優秀的醫療工程師走到副高職稱後就離開了醫院。這種人才的損失,首要沖擊的就是醫療成果的轉化和醫療技術的創新。”

      追根溯源,這與醫學人才的培養模式相關。

      健康界了解到,在歐美很多國家,醫生在接受醫學教育之前都要接受34年的大學理工科教育,之後才能系統的接受醫學教育。所以,他們的醫生同時可以兼任臨床工程師的角色。

      我國的醫學教育模式與這些歐美國家不同。我國的醫學教育更強調診斷、治療、解剖、生理這些醫學類課程,相對而言對于醫學生的理工背景要求不是很高。

      這些客觀條件本應是臨床工程師職業發展的“助推器”,更方便他們可以與一線的醫、護、技人員合作,將臨床成果轉化成爲醫療産品或設備,更好地服務于臨床。但優秀醫療工程師的流失,使得醫療器械的創新轉化成爲“紙上談兵”。

       

      有專利沒轉化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臨床中,醫療器械的直接使用者是醫生、護士和醫療技術人員,其根本功能是解決臨床問題。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醫生、護士意識到,想要創新就要把想法轉化成行動,在實踐中判斷想法是否可行。

       

      北京醫學会医学工程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医院器械处处长  蔡葵

      在蔡葵看來,醫務人員的這種創新意識想要得到轉化,首先需要醫院領導的重視,要有一個相對專業的部門或者是醫務、護理、醫工等與之關聯比較密切的部門共同組建一個委員會建章立制,在架構上推動臨床的創新及成果轉化。

      這其中,醫學工程部門是“主力軍”。

      臨床工程師管理著整個醫院的醫療器械,這些醫療器械通常占比醫院總資産的50%以上,動辄價值十幾億,但臨床工程師卻往往不被認爲是醫療工作中的一份子,而是後勤服務人員,地位比較尴尬,積極性也不夠高漲。“只有讓他們做更多與技術相關的工作,才能更好地發揮現有工程師的作用,調動他們的積極性。”蔡葵坦言。

      打開國家專利局的網站,可以檢索到很多醫療器械相關的專利,但缺少醫療器械的創新,也就是沒有轉化,即便是我國原創的醫療器械,也是以技術含金量相對較低的醫療器械爲主。

      歸根結底,醫護人員雖有創新意識,但機制不夠完善,臨床中優秀的工程師又處于匮乏或不夠積極的狀態,所以想將專利轉化成成果,存在較大難度。

       

      醫工之路還需規範化智能化

       

      “行業要發展,僅憑民間團體、社會組織是遠遠不夠的,根本上還需要國家政策的支持,政策好了,人自然而然就過來了。”蔡葵呼籲。

      除了政策支持,“與時俱進”的培訓也必不可少。

      目前,我國對于從事大型醫療設備管理的人員,並沒有權威的資格認證。蔡葵告訴健康界,“這就存在一些問題,價值不菲的設備什麽樣的人才能動?醫療系統的更新速度非常快,臨床工程師能否跟上這個發展速度?”

      對此,蔡葵建議,與醫療器械相關的學會、協會等社會組織應該積極發揮作用,可以在獲得國家、地方授權後在一定區域裏組織培訓、考試,保證臨床工程師從業的基礎知識能夠過關,並定期組織臨床工程師對設備維修、質控、保養等知識進行學習,保證“不落伍”。

      要規範的,除了從業人員,還有整個學科的發展方向。

      曾幾何時,醫療機構將醫療器械和耗材的購置引進作爲利潤增長點,但隨著近些年國家政策的轉變,醫療機構正在向注重醫療質量和臨床診療的導向回歸。

      與藥品耗材的同質化程度較高不同,醫療器械的同質化目前還不容易實現,因而不少醫院在醫療器械管理方面都引進了更新的理念,比如HTA(衛生技術評估),通過循證的方式,從社會學、經濟學、倫理等角度評估器械引進給醫療機構帶來的利弊。

      除了新的評估方式外,“醫院醫療器械管理部門一定要引進信息化手段來進行管理。”蔡葵認爲,“現在醫療器械太多了,63個大分類,幾千個不同的醫療器械,上萬個不同的品規和型號,依靠人腦去記憶是不可能完成的。”

      目前,國家藥監部門已經開始推廣UDI。蔡葵認爲,未來每一個器械、耗材,都將有唯一的識別碼可以進行溯源,醫院裏的醫療器械管理也將更加完善,這必將是未來的一大趨勢。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