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啪啪啪打电话做爱偷情

    1. <form id=HMCjuJGTO><nobr id=HMCjuJGTO></nobr></form>
      <address id=HMCjuJGTO><nobr id=HMCjuJGTO><nobr id=HMCjuJGTO></nobr></nobr></address>

      設爲首頁
      单击图片更换验证码  注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學會動態

      2020北京醫學创新与转化大会|北京醫學会重症醫學分會主任委員周建新:讓病人獲益才是醫學成果轉化的終點
      2021-02-03 ?? 来源:北京醫學会 浏览量:3941

      2020北京醫學创新与转化大会|北京醫學会

      重症醫學分會主任委員周建新:讓病人獲益才是醫學成果轉化的終點


      伴隨著國家創新驅動戰略的實施和相關政策的落地,醫學創新備受關注。從一個初期的醫學創新構想到實驗室成果,再到技術轉化爲成熟的商業産品並實現産業化落地的過程是漫長而艱巨的,有哪些難點和雷區?又該如何規避?日前,北京天壇醫院副院長周建新接受健康界專訪,分享了他在醫學創新與成果轉化方面的所思所想。


       

      北京醫學会重症医学分会主任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 周建新


      政策主導醫學成果轉化

      醫學創新成果轉化是一個周期漫長、投入巨大的工程。在這個過程中,政府對科研成果轉化的政策配套對于項目的推進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這無疑爲廣大醫療科研工作者厘清了創新的重要性。

      20191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強三級公立醫院績效考核工作的意見》。作爲三級公立醫院未來發展的指揮棒和風向標,考核評價體系中,持續發展的考核維度下設的“每百名衛生技術人員科研成果轉化金額”尤其引人注目。

      以北京爲例,202011日起正式施行的《北京市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爲科技成果轉化提供了制度保障,更爲醫療機構的成果轉化創造良好政策環境,國家對科技成果轉化工作的高度重視和堅定決心有目共睹。

      周建新向健康界介紹,北京市天壇醫院始建于1956年,近半個世紀以來,以王忠誠院士爲代表的一批又一批專家,奠定了醫院在神經科學領域的領先地位。而北京天壇醫院的創新與成果轉化相關工作也主要集中在包括神經外科、神經內科、神經介入、神經影像以及神經重症等方面,並且已經形成了一定規模。

      北京天壇醫院已經解決了海綿窦腫瘤、顱底中線腫瘤、顱內外溝通腫瘤、腦室內病變等的一系列技術難題。在垂體腺瘤、脊索瘤、顱咽管瘤、顱底腦膜瘤等顱底複雜疾病和腦室、腦池疾病的內鏡手術等領域,從臨床研究到技術開發,都取得了一系列突出的成績。

      “医学创新受外部的影响实际上是比较少的,由内而外的驱动力才是让医生持续开展医学创新工作的重要的支撑点。” 周建新认为,由于医生“高学历、强自制力”等特点,“自驱力”已经成为医院医学创新成果转化人才的必备属性。

       

      醫工結合促進成果轉化

      政府一些列政策的發布,使我國科研成果在産業化的進程中得到了一定的加速。在具體實施過程中,仍然有很多的問題需要面對,例如部分科研院所的成果轉化仍難以真正與市場接軌等。周建新告訴健康界:“當下主要的問題依然是難以實現成果轉化。”

      “成果转化涉及到的医工结合的內容是十分重要的。单靠医生个人或靠科室来推动医学成果转化是不现实的。” 周建新认为,一方面从医院的角度来讲,政策瓶颈是医院在推进成果转化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问题。在最近几年,无论是国家还是北京市都开始探索医学成果转化相关政策的制定;另一方面,医生和研究人员对于后续医学成果转化的关注度不够,研究人员常常在研究成果发表之后其对于创新成果转化的内在驱动力就停滞了。另外,包括宣传层面、相关知识普及层面也需要去加强。

      工程類研發人員由于缺乏醫學背景,不了解臨床需求;而醫生雖深知臨床痛點,卻不知如何通過技術來解決。這樣的信息不對稱,也成爲當下醫學成果一大問題。周建新認爲。加強醫工結合、共同推進醫療創新是解決上述問題的方法。

      醫工結合應醫生提出臨床需求,工程師負責産品設計,雙方在溝通協作中不斷修改,最後再回到臨床進行臨床試驗和評價。雙方在這一互動過程中,能夠發揮長處,互補短板,共同實現醫療創新産品的開發和創新。

      “研究成果的發表,能夠産生效益的並不是文章本身,而是文章中包含的方法、理念、流程被真正運用到臨床實際,最後讓病人獲益才是終點。”周建新說。

      對于醫生在醫學創新成果轉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周建新認爲,醫工結合的雙方都有各自的職責所在。“讓臨床研究者去承擔他本不在行的職責,那麽效率是低的。換言之,企業若是過早介入到臨床研究,則有可能會涉及到一些倫理方面的問題。”周建新建議,醫工所扮演的兩個角色的職責應該劃分清楚,各自做好各自的事才能提升效率。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